新知讯报数字报刊-宁夏新闻网

  伴随着土地集中、规模提升、产业形成,附着于这块土地之上的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村民自治、生产制度变革等一连串相关问题,都在深化改革之中步步推进。2014年4月,广东省清远市因农村综合改革而被列为中央农办农村改革试验联系点,试验主题为“完善乡村治理机制”。这项改革,源于要破解当年土地承包改革时所造成的农民土地过于分散、零碎的问题,如今已不仅仅止步于把土地连成整片。

  68岁、人称“房伯”的陈天房,一手夹烟,一手倒茶,须发皆白,面容刚毅。10年前,在珠三角一带打拼了半辈子、已经当上老板的他,春节回到有着103户群众的元江村,便以96票的高票,被群众推选为这个自然村的村主任。

  农业发展的土地基础不牢,加上珠三角的虹吸效应,粤北便成“富省之中的灯下之穷”。基于各方面综合考量,“房伯”所在的杜步镇被选定为阳山县开启农村综合改革的破题之地。结果吵了18天,最后硬是凭着“房伯”的威信,全村534亩耕地按照每户2块地的形式重新调整。威信的背后,“房伯”也有个敢吵、吵赢的“砝码”:整合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还要把整合出来连片的土地进行统一整治——修筑机耕路、水沟渠,消除肥瘦差别、提升耕作能力;还有第三步,伴随“双整”同步确权。引导土地向大户、公司流转,集约经营。农户或可出租受益,或可以土地经营权入股,让原本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转而升级为以连片开发、规模经营为特征的现代农业。这是最终方向。

  方向一明,算法即清。“双整”在杜步镇两个村试点,自2104年起铺开至全县。到今年8月,拥有8.9万土地承包农户、29.45万亩二轮土地承包面积的阳山,从“双整”之前户均承包面积4.1亩、承包地9.8块,如今基本实现或“一村组一片地”或“一家族一片”或“一户一片”。累计整合超过20万亩,占比70%以上;形成1000亩以上连片土地12片、2000亩的3片。

  在“双整”的同时,阳山县提出将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村民自治及政府对农村公共服务等三项工作,进行重心下移。在自然村成立党支部、村民理事会,原则上由支部书记“一肩挑”;镇设综合服务中心、行政村设社会综合服务站,13个乡镇和167个村居由财政出资共配备180名代办员。

  由此,行政村要决策的大事小情,分解、下移至自然村内,通过党支部和理事会与群众充分沟通并商定。群众在此过程中,凡需要政府服务事项,则不再出村、出户即可办理。“大决策要让群众参与讨论,小麻烦不让群众闹心闹气。这就是‘三个下移’目的。”县委农办副主任黄绍雄告诉记者。

  问题起源于基层,解决也在基层。正因有了这样设计,“房伯”改造村容村貌计划,也得以顺利展开。经与全村村民充分讨论,“拆旧不补、让地不补、青苗不补、人工不补”这“四不补”的村规,让元江迅速从“脏乱差”变身全省闻名的“美丽乡村”和“省级新农村建设主体村”。这一经验同样也为阳山在探索“全省生态功能核心区”建设中,打开了“既能调动群众参与积极性,又能降低制度运行成本”的突破口。到今年7月,全县1792个自然村中,有346个成为省级美丽乡村。

  同时,通过“双整”的农村土地入股产业项目,土地资源变成优质资产,整合的资金投入变成股金,农民跟着一起变成股东。如此“三变”,成为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动力。2017年,全县159个经济联合社中,有100个经营性收入达10万元以上,占比62.9%。

  起步于土地,不止于土地;下移至基层,更服务基层;倾斜资金补贴,使用好以补变股。一道“农综改”,让阳山农村大变样。

  伴随着土地集中、规模提升、产业形成,附着于这块土地之上的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村民自治、生产制度变革等一连串相关问题,都在深化改革之中步步推进。2014年4月,广东省清远市因农村综合改革而被列为中央农办农村改革试验联系点,试验主题为“完善乡村治理机制”。这项改革,源于要破解当年土地承包改革时所造成的农民土地过于分散、零碎的问题,如今已不仅仅止步于把土地连成整片。

  68岁、人称“房伯”的陈天房,一手夹烟,一手倒茶,须发皆白,面容刚毅。10年前,在珠三角一带打拼了半辈子、已经当上老板的他,春节回到有着103户群众的元江村,便以96票的高票,被群众推选为这个自然村的村主任。

  农业发展的土地基础不牢,加上珠三角的虹吸效应,粤北便成“富省之中的灯下之穷”。基于各方面综合考量,“房伯”所在的杜步镇被选定为阳山县开启农村综合改革的破题之地。结果吵了18天,最后硬是凭着“房伯”的威信,全村534亩耕地按照每户2块地的形式重新调整。威信的背后,“房伯”也有个敢吵、吵赢的“砝码”:整合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还要把整合出来连片的土地进行统一整治——修筑机耕路、水沟渠,消除肥瘦差别、提升耕作能力;还有第三步,伴随“双整”同步确权。引导土地向大户、公司流转,集约经营。农户或可出租受益,或可以土地经营权入股,让原本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转而升级为以连片开发、规模经营为特征的现代农业。这是最终方向。

  方向一明,算法即清。“双整”在杜步镇两个村试点,自2104年起铺开至全县。到今年8月,拥有8.9万土地承包农户、29.45万亩二轮土地承包面积的阳山,从“双整”之前户均承包面积4.1亩、承包地9.8块,如今基本实现或“一村组一片地”或“一家族一片”或“一户一片”。累计整合超过20万亩,占比70%以上;形成1000亩以上连片土地12片、2000亩的3片。

  在“双整”的同时,阳山县提出将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村民自治及政府对农村公共服务等三项工作,进行重心下移。在自然村成立党支部、村民理事会,原则上由支部书记“一肩挑”;镇设综合服务中心、行政村设社会综合服务站,13个乡镇和167个村居由财政出资共配备180名代办员。

  由此,行政村要决策的大事小情,分解、下移至自然村内,通过党支部和理事会与群众充分沟通并商定。群众在此过程中,凡需要政府服务事项,则不再出村、出户即可办理。“大决策要让群众参与讨论,小麻烦不让群众闹心闹气。这就是‘三个下移’目的。”县委农办副主任黄绍雄告诉记者。

  问题起源于基层,解决也在基层。正因有了这样设计,“房伯”改造村容村貌计划,也得以顺利展开。经与全村村民充分讨论,“拆旧不补、让地不补、青苗不补、人工不补”这“四不补”的村规,让元江迅速从“脏乱差”变身全省闻名的“美丽乡村”和“省级新农村建设主体村”。这一经验同样也为阳山在探索“全省生态功能核心区”建设中,打开了“既能调动群众参与积极性,又能降低制度运行成本”的突破口。到今年7月,全县1792个自然村中,有346个成为省级美丽乡村。

  同时,通过“双整”的农村土地入股产业项目,土地资源变成优质资产,整合的资金投入变成股金,农民跟着一起变成股东。如此“三变”,成为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动力。2017年,全县159个经济联合社中,有100个经营性收入达10万元以上,占比62.9%。

  起步于土地,不止于土地;下移至基层,更服务基层;倾斜资金补贴,使用好以补变股。一道“农综改”,让阳山农村大变样。